開始懷疑的時候
你突然問我
要我怎麼回答呢?

或許只是我們都遺忘了本質
或是忘了用心經營

三個星期說長不長
說短不短
或許在合理化之後
我開始習慣
習慣那些應該生氣卻又沒有生氣的場面
是我的寬宏大量?
自己都不敢遐想

該怎麼處理呢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vanishfra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